广安信息港

当前位置:

云水总编奇遇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广安信息港

导读

【一】引子  网络总编室,一尘不染,给人的感觉是那么安静平和。窗台上那几盆极少见的鲜花开的正艳,散发着清新自然的芳香。钟离云燕鼻梁上架着一副

【一】引子  网络总编室,一尘不染,给人的感觉是那么安静平和。窗台上那几盆极少见的鲜花开的正艳,散发着清新自然的芳香。钟离云燕鼻梁上架着一副金边防辐射眼镜,认真的在电脑上审视着稿件。她一面看着一面摇头,自言自语的低叹道:“怎么搞的?没有一篇像样的小说故事呢?哎!这都是什么呀?乱七八糟的不知所云!”钟离云燕有些烦躁的不经意一点鼠标,电脑屏幕上即刻现出一排排文字来,她仔细瞧去,慢慢往下看着,唇角绽开一抹笑意:  繁华都市,人来车往,热闹非凡,说笑声中洋溢着春天的气息,掩盖了灰尘汽油汗臭的味道。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两个青年男子又说又笑的向前走着。他们穿着随便,长相一般,也就是所谓的大众脸谱,在这花花绿绿茫茫人海中,如果不加注意,也就是擦肩而过的那种人,绝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呀!蓝贝壳!哈哈,果然是你!嘎嘎嘎嘎嘎——”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引来众多目光。  两个男子其中一个头上随便扣着一顶休闲帽的,听到有人喊,对身边的朋友说了句什么,两个人哈哈笑着停住了脚步,回过头。  “哈!凉水也在这!你们俩怎么凑到一块了?准没好事!”又是一阵快活的笑声。  纷乱的人群中,两个穿着时兴的姑娘正向他们快步走来,边走边还不停地同他们说笑着。她们活力的笑声,她们青春的靓丽引来路人纷纷驻足……    钟离云燕刚刚看到这里,就听见有人敲门。于是,忙抬起头向门的方向说道:“请进!”  总编室的门吱呀一声开了,打门外走进来一位中年女子。钟离云燕瞧见来人,马上站起身,语调亲切的问道:“鹃鹃姐姐,你怎么来了?今天没课呀?”来人轻轻一笑:“今天是周六啊,云燕妹妹忘了么?”钟离云燕低头瞧了瞧电脑上的时间,随后将双手一摊,娇声抱怨道:“呀,还真是周六啊!你看,我们的网络工作室哪里有什么周六周日啊?唉!没办法!”席鹃鹃在沙发上坐下附和道:“网络工作就是这样,没白天没黑夜的,很辛苦。”  “就是呀!来来,鹃鹃姐,喝茶!我刚刚泡好的。对了,鹃鹃姐,你今天来,可是找我有事?”钟离云燕将一杯冒着香气的茶水放在茶几上,坐在席鹃的对面瞧着她问道。  “哈!我真有口福,老是遇上你准备好的香茶!”席鹃鹃饮了那么一小口,接着说道:“我找你还真的有事,是想让你为我看一篇稿子。唉!没办法,是一个朋友的朋友写的,好像是为了评职称吧。”  “好的,有空我给你看看。稿子在哪里呢?”钟离云燕笑着问道。  “还没写完呢,人家让我先来告诉你一声,到时候,发你邮箱里吧!”席鹃鹃说完站起身来。  “嗯,好的。席鹃姐,再坐一会吧!忙什么呢?”钟离云燕也站起身来。  “不打扰你了,你也很忙的。云燕妹妹,我走了!哎哎,我经常来,又不是外人,别送了,你快去忙!”席鹃鹃拦住钟离云燕,很快地走了出去。  钟离云燕马上坐在电脑前继续看那传奇故事,她一边看一边轻轻念着:    所谓回眸一笑,倾倒众生,两位美女今日里同时出现、众生需要倒下两次了。  佛曰:“一切众生,不垢不净,不生不灭,万般因缘,皆由因果。”很温馨的画面,我们都在遗忘自己!一位隐士模样的男子擦肩而过,目不斜视、边说边径直走进一家茶楼。  茶楼字号甚是古怪,三个大字古意盎然却又活泼有趣:“对不起”。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居然还有叫“对不起”的,却不知是谁对不起谁呢?  两位佳丽来了兴致,当下决定进去喝一杯,看看如何对不起法。若胆敢对不起本姑娘,嘿嘿——  想到此,她们回过头招呼着蓝贝壳,凉水:  “怎么!二位有兴致进来品一品吗?”  蓝贝壳瞅了一眼凉水,晃着脑袋笑着说:  “有呀!既然你么都有此雅兴,我们哥俩也想闹明白他怎么起这么个名字?‘对不起’,哈!有意思!”  说完,他拉着凉水随着那两位佳丽进了茶馆。  “呀!你们也在这呀!”他们还没进屋,就听到其中一位佳丽热情地冲谁打着招呼。  “哈哈哈!原来两位姐姐也有如此雅兴呀!看来咱们茶馆买卖不错,刚刚开张就把两朵牡丹招来了!嘎嘎嘎嘎嘎嘎-----”一连串的银铃般的笑声,算是打着招呼了。  蓝贝壳,凉水进了茶馆里面,也是一惊讶:  “咦!感情这茶馆是你们姐俩开的呀!怎么叫这么个名字呀?”  她们边说着话边四下里打量着。屋室装修的甚是典雅!临街的窗子罩着轻纱,阳光透进来格外柔和。四面墙上挂着印象派的绘画,让人有点迷离之感。顶上的挂灯更是千奇百怪,形状不一。桌椅也是各式各样,倒是显得别致。尤其桌上摆放着袖珍的盆景,有的盆景里还有几条小鱼游动,真是别出心裁。  “嘿嘿!你们为何起名叫‘为什么’!那你们说‘为什么’呀!嘎嘎嘎嘎嘎嘎……”又是一阵笑,笑声里,来客们却是迷惑的互相望着,谁也没有回答。  原来这座茶楼,却是人称“双雪”姐妹俩开的。双雪,顾名思义,就是她们的名字都带个“雪”字。一个叫“落雪无痕”,听说后来又改了,叫“落雪仙境”;那个叫“雪落红梅”。她们姐俩大学毕业,到处求职应聘,可不是专业不对口,就是薪酬低。而且一个个的还仿佛一个老师教出来的,都就会说“你们刚刚从学校门出来到社会上,别急于求成,得慢慢来”,“你们到我们公司会有发展的”。给人一种印象,好像他们就是这些毕业生的救世主,除了他们能拯救她们,能给她们施舍外,她们就别无出路了。于是姐俩个一来气,就到处筹措资金,选了这个地方,开了这座茶楼。而且别出心裁的起了这么个名字:为什么。  再说刚刚进来的四位。蓝贝壳,凉水大家可能都比较熟悉了。那两位佳丽,就是人送外号“飞探双雄”这姐俩。一个是墨雨纷飞,一个是执着探索。她们姐俩脾气秉性相同,就连说话语气都特别相近。在学校里,她们同一个宿舍,吃饭睡觉读书作业都在一起。甚至打架都是不约而同,同时还嘴一起出招。因此同学们才送她们“飞探双雄”这个雅号。他们四个是同窗师兄妹,也是“双雪”的师哥师姐。因为学校里逢年过节搞联欢庆祝文艺表演,他们都是文艺活跃分子,经常一起排练节目,所以比较熟悉。  今天他们几个碰巧走到一起,又碰巧来到这个刚刚开张的茶楼,而开茶楼的又碰巧是他们的学妹。哈!这么多碰巧,那故事肯定也少不了……”    钟离云燕念到这里,忍不住笑了,心里说,这个作者写的故事好有趣,哪天有空与他谈谈,让他接着往下写。想到这里,钟离云燕就去翻看那作者的联系电话。  “叮铃铃……”办公桌上红色座机这时候突然响起来,钟离云燕连忙拿起听筒:“喂,你好!这里是网络总编室。请问您找谁呀?”“你好!我找总编钟离云燕。”话筒那一端传来一个很好听的男声。  “哦,我就是钟离云燕!请问您是?”钟离云燕疑惑地问道。  “钟离总编,你好!我是席娟鹃说的那个作者裴一龙。”那人在电话里回答。  “哦,你就是裴一龙啊!请问您,找我有事么?”钟离云燕左手拿着话筒,右手点着鼠标仍然在翻找那个故事作者的联系方式,口里还在问着那个裴一龙到底找自己有什么事情?  “我就是问问,我那篇稿子钟离总编看了没有啊?”裴一龙回答。  “哪一篇啊?”钟离云燕闻言停下动鼠标的手,挑眉问道。  “诗歌《我的故乡》啊,钟离总编不会是没看吧?”裴一龙有些不悦地问道。  “《我的故乡》?哦,我想起来了,我给你编辑点评完了,你可以去看了。”钟离云燕连忙回答。  “我这里电路维修,没有电了,没法上网。你可以和我说说你给的点评语么?”裴一龙又问道。  “啊?行行,可以的。你等会儿,我点出你那首诗歌来。”钟离云燕连忙去翻那些稿件,手指头都疼了,才找到。她刚要开口说话,对方的话筒里突然传来一阵忙音,紧接着就断了。怎么回事啊?钟离云燕对着话筒喊了半天,愣是没反应没回音,于是,她就放下电话,轻轻摇摇头心里说,他还等不及了,不对,也许是有事情了呢!先不管他了,还得继续找那个作者的联系方式。唉!怎么就找不到呢?记得有啊!  “美女,在寻找什么捏?”一句调皮的问话响起来。  “哦,在找一个作者的联系方式。”钟离云燕头也没抬答道。  “不用找了,我知道他在哪里,跟我走吧!”那个声音又说道。  “什么?你知道?你……”钟离云燕闻言这才抬起头来,目光扫视了一圈,什么也没看见。因为满屋子里就她自己一个人啊!谁?谁在说话?她大声问道。  “当然是我在说话呀!你的手机。”那个声音回答。  “什么?我的手机?你、你会说话?”钟离云燕张大眼睛,吃惊的瞧着自己的红色手机问道。  “嗯!你来看!”红色手机说完,一旋转,在仙气缭绕中慢慢变幻成一个着红衫的美女来。  “哈!你真是神奇呀!”钟离云燕拍手叫道。  “才女,跟我走吧!我带你去远古游历一番,如何?”红衫美女眨眨眼问道。  “那敢情好!我正想写一部穿越传奇呢!”钟离云燕大力赞成。  “如此甚好!现在,请才女闭上眼睛,紧紧拉住我的手就可以。记住啊,不许说话!”红衫美女伸出手嘱咐道。  “嗯嗯,好的,我记住了。”钟离云燕握住那双纤细的玉手,闭上了眼睛。  一阵吱吱嘎嘎响声传进耳膜,就仿佛多年没打开过的重门一样。钟离云燕感觉自己的身体一轻,似乎是飘荡起来,如二两棉絮一番飞着……    【二】穿越茶坊听评书  坐落在城西的好运来茶坊,是一个典型的山城建筑。  此时茶坊内,坐满了许多人,大家都在聚精会神地听台上的说书艺人讲着评书。红衫美女牵着钟离云燕的手悄悄的在包间里坐下,不消片刻,就有人端上来茶水瓜果之类的东西。  红衫美女轻笑道:“云燕姐姐,这里环境如何?还好吧?”  钟离云燕颔首回答:“嗯,不错,不错!红儿是越来越厉害了!”  红衫美女眉毛一扬:“那是当然了,我是谁啊。再说了,天天和才女在一起,怎么也沾惹了文学细胞呀,呵呵呵……”  钟离云燕笑笑,又问道:“对了,我忘了问你啦,咱们这是穿越到哪里了?是哪朝哪代啊?”  红衫美女一字一顿回答:“某朝某代,就是所谓的架空啊!”  钟离云燕点点头:“嗯,说的也是。”她还想再问什么,红儿连忙摆手向台上一指:“看,你要找的人在那里呢!”钟离云燕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哦,原来是那个说书艺人啊!  此时,说书人在那里说着:    四个人把整个茶楼看了个遍,这才捡了张临窗的桌子落了座。落雪,红梅姐俩忙着给他们四人上了茶水,桌上又摆放了几碟瓜子,蜜饯等果物。墨雨纷飞咂了一口茶,思索一会,笑着对落雪她们说:  “你这座茶楼装扮的真是不错,挺别致的!的确像你们姐俩的风格!不过嘛,还差一幅楹联!”  “对呀!再有一幅楹联就更好了!”执着探索马上赞同道。  真不愧是好姐妹,什么时候都是一唱一和的。蓝贝壳和凉水对视了一眼,悄悄笑了。  “好呀!好呀!”落雪无痕和雪落红梅立刻笑着窜到墨雨纷飞面前,“那就拜求姐姐出一幅楹联吧!”  “啊呀!这么多高人,你们俩也是女骚客,怎么让我给你们出呀!”墨雨纷飞放下茶盏,笑着瞅着大家推辞道。  “不行!就麻烦姐姐给出个楹联了!”说着,她们抓着墨雨纷飞的胳膊来回摇晃着恳求道,“好姐姐!出一个吧!你出完了,我们马上去订做,明天就挂起来!好吗?好姐姐了!求你了!”  “啊呀!好好好,我的胳膊都要让你们姐俩摇折了!”墨雨纷飞笑着答应着。眉头一皱,开始思索。人们都放下了茶盏,静静地瞅着她。到底是才女,不消片刻,她就出口吟道: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有多少为什么……”  不等她吟诵完,探索马上接口道:“三尺柜台小小茶楼都道是对不起!”  “哈!真不愧是‘飞探双雄’,出口成章呀!”凉水首先就是一赞,蓝贝壳也随口赞道:  “不错不错!‘为什么’,‘对不起’,哈哈哈!太妙了!真可谓珠联璧合,知者乐哉!”  “都不错都不错!”“双雪”也赞颂道,“贝壳兄的后一句,‘知者乐哉’就做横批了!我们马上就找人定做去!”  她们说得正热闹,门外乱哄哄的仿佛来了一群人。她们赶紧停止了说笑,纷纷往窗外瞅去。这时却听见门口有人高声的叫着:  “哈哈哈哈哈哈——,恭喜恭喜!”  “恭喜呀!我们给你们送贺礼来了!”  “不光送贺礼,还得说说你们姐俩!怎么不通知一声,就悄悄开张了呀!”  “呀!你们四位捷足先登了呀!那就更得批评‘双雪’了,你们怎么还有薄有厚呀!”  “哈哈哈哈哈哈哈——”  来的不是外人,都是师兄姐学弟妹的。领头的就是蓝梦野、曹云霞,他们身后跟着一大帮,有张玉华,水冰清,许碧落,燕衬心,等等。看到他们进来,墨雨纷飞,探索,贝壳,凉水等也连忙站起,笑着同他们打着招呼。落雪和红梅姐俩更是高兴异常,连忙上前抱拳作揖,招待他们落座,又急忙给他们上茶端盘装点心。 共 868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研究院治男科
昆明的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昆明市癫痫病治疗方法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