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安信息港

当前位置:

昌九生化的七连跌惨剧还未有结局

2019/03/12 来源:广安信息港

导读

整个资本市场都在关注赣州稀土80多亿规模的借壳。这场稀土整合大戏持续多年,目前正演至高潮,赣州稀土在国资委的主导下开始借壳上市。而位于老

整个资本市场都在关注赣州稀土80多亿规模的借壳。

这场稀土整合大戏持续多年,目前正演至高潮,赣州稀土在国资委的主导下开始借壳上市。而位于老城区红旗大道20号的稀土大厦迅速成为风暴中心。

就像一部惊心动魄的电影,赣州稀土是总导演,每一个参与方都是主角,每一个都不可或缺:赣州市政府、赣州国资委、赣州工投、威华股份、昌九集团、昌九生化……

至今还没有人能完全说得清楚,昌九生化对赣州稀土,究竟是从未真正开始过的“单相思”,还是迫于利益的“移情别恋”。同样也没有人敢断言,赣州稀土与威华股份的联姻是否能顺利进行下去。

对赣州稀土借壳内幕的调查,就是从深圳-赣州177公里、赣州-南昌117.5公里的里程开始的。

突然被抛弃的昌九生化

昌九生化的“七连跌”惨剧还未有结局。

2013年11月22日,来自全国各地的近70名昌九生化股东再次聚集在北京维权。一大早,他们就在证监会门口列成两队,手中摇动一面面小红旗,希望听到监管部门的声音。

而此时,正在江西赣州、南昌等地奔走,试图接近该事件的各个相关方,

昌九生化的七连跌惨剧还未有结局

还原事实真相。

在多次联系昌九生化董秘张浩采访未果后,2013年11月22日上午,打的前往江西南昌市青山湖区尤氨路。出租车司机听说目的地后问道,“你是去氨厂吧,现在一些年轻的的士司机你跟他说氨厂,他都不知道。”他又叹了一口气说,“现在氨厂不行啦。”

出租车师傅口中的氨厂,便是昌九集团和昌九生化的所在地。

汽车背离市区行驶了半个多小时,道路越来越窄,楼房也变得稀疏低矮,车在一个三叉路口停下,路中间竖着“江氨公司”和“江西昌九”的牌子。

再次拨通张浩的提出采访请求,再次遭到拒绝,“你不要见我。我不在公司。”语气急促。未等说话,张浩就挂断了。

昌九生化的一名员工告诉,“这个厂子现在处于瘫痪状态,很久不生产化肥了。现在正在筹划搬迁。领导也早不来这边了。”

正是因为经营不善,在二级市场投资者眼中,昌九生化极有可能变身重组概念股。

尽管外界有不少人将他们斥为“赌徒”,但他们却坚称“赣州稀土没有考虑过昌九是不可能的,至于为什么终变成借壳威华,这里面肯定是利益导致的局中局。”

昌九生化被寄予厚望并非毫无依据。

2011年11月28日起,赣州国资委下属赣州工投声明将对江西国控持有的昌九集团实施收购,从而间接控制昌九生化。昌九生化将与赣州稀土一样,由赣州国资委领导并控股。

2011年11月30日,江西省政府部门拨款1.6亿元助昌九生化成功保壳。

2012年6月27日,赣工投以6.3亿元正式收购昌九集团85.40%股权,同时还承诺将进一步推进昌九生化的重组工作。

种种动作都指向一个迹象,那就是,同在赣州,同为国资控制的昌九生化被赣州稀土借壳是大概率事件。

昌九生化的股价从2012年底的11元左右一度飙升至40.6元。

“昌九生化涨得很猛的那一波,也有很多朋友打问我这个公司到底怎么样。我回复他说,那个厂子都快倒闭了,股价虚高了。”接近昌九生化的当地人士向透露,“不过是不是要重组就不清楚了,这个属于他们公司里面的内幕消息了。”

从曾赴赣州调研稀土生态的人士处获悉,“去年有听说赣州稀土就是拿昌九来整合的,但是没谈成。我听说的是它们谈过了,后来估计是有条款不满意吧。”

接近赣州稀土的当地人士也表示,“原来赣州稀土和省国资委的人有过交流,据我所知有过借壳昌九的设想和打算,但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没有下文了。”

另一位曾在赣州工作过的人士则透露,“去年跟赣州稀土内部人士私下聊过,他表达的意思是,上层领导肯定是有借壳昌九的意愿,把昌九转给赣州工投也是这个考虑。但是赣州国资委作为控股方又迟迟没有表态。”

所有人都能想象得到,借壳事件的背后必然是极其纷繁复杂的利益博弈。“但只有他们(国资委等)自己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随着威华股份于2013年6月17日与赣州稀土签署重组框架协议,意味着昌九生化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被抛弃了。

(:中冶有色技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