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安信息港

当前位置:

多个停车场收费员尚未戴新证

2019/07/09 来源:广安信息港

导读

多个停车场收费员尚未戴“新证”原标题:多个停车场收费员尚未戴“新证”用扫描新证的二维码,点击弹出的址,便出现宋先生的上岗信息。昨

多个停车场收费员尚未戴“新证”

原标题:多个停车场收费员尚未戴“新证”

用扫描新证的二维码,点击弹出的址,便出现宋先生的上岗信息。

昨日,崇文门西大街,停车收费员宋先生给看自己的新上岗证。

前日,新京报走访东城、朝阳、丰台等多个地点发现,黑停车场违规收费仍然存在,一些收费员甚至直言“我们就是黑停车场”、“不怕被检查”。(本报昨道)

新京报讯根据元旦起施行的《北京市机动车停车管理办法》,占道停车收费员应持新证件上岗,市民可通过扫描证件二维码、登录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官或拨打96123,查验收费员是否具有资质。

近两日,走访东城、朝阳等区的十多个停车场发现,多数停车场收费员尚未佩戴“新证”。多名收费员称,公司已统一办理新上岗证,目前尚未发到个人手里。

前日,朝阳区朝外南街(朝外市场街至芳草地西街段),两名收费人员均未佩戴新证,其中一名收费员称只是来替班,所以未戴新证;另一名收费员孙建有称,“听说公司确实在发新证,但证件是一批一批发的,我的还没发到。”

崇文门地铁站附近,在探访的8个有合法手续的中小型停车场中,6个停车场的收费员尚未佩戴新上岗证。

崇文门内大街东侧、同仁医院南侧收费员赵楠向出示的是2013年的年度上岗证。赵楠称,因元旦假日等原因,新证正在进一步申办中,马上将办理好并换证;崇文门内公交站附近一停车场收费员称,公司要求统一办理新上岗证,但自己由于个人照片尚未准备,晚办理了几天,“照片已经准备好并交给公司了,新上岗证几天内就发下来了。”

崇文门西大街一长约百米的停车场,收费员宋先生先从怀中掏出一张新证的复印件递给,后又从大衣暗袋内掏出原件。“以前曾有车主耍赖不交钱,抢了我的证件开车就跑,所以印了份复印件。”

朝外南街及崇文门地铁站附近,多个正规停车场工作人员表示,希望尽快拿到新上岗证。“新证不仅证明身份,还打击了黑停车场的违规行为。”崇文门地铁站西北口附近停车场收费员赵世强说。

-追访

鲜有车主主动查验“上岗证”

前日,在崇文门地铁站附近,沿街设置了10多个中小规模的停车场。在探访的8个停车场中,工作人员均称,两天来,没有一个车主主动查验停车收费员的上岗证。昨日下午,又分别走访崇文门外大街和崇文门西大街两处占道停车场,在3小时内,4位车主停车,8位车主取车开走。这12位车主均表示,停车时未查询收费员证件。

在崇文门地铁站西北口停车场,车主史女士称,她对收费员换新上岗证的消息一无所知,也不清楚所停停车场的真假,“如果不是漫天要价,我一般不会多问。”史女士说。

昨日上午10时45分许,李女士将车停放在崇文门西大街南侧辅路上。下午3时30分许,李女士驾车离开。收费员宋波按标准向李女士收取了70元。

李女士称,上午停车时,并未向宋波提出查询证件的要求。“我都不知道有这事儿,现在了解了,我以后会查一查。”不过,李女士也坦言,“查不查都一样吧,该停还是得停。”

符先生是崇文门西大街南侧居民楼的住户。他说,如果去不熟的停车场,会要求查验收费员资质。

符先生称,自己曾多次遭遇黑停车场。“看着竖着蓝色的停车牌,以为是正规的,没想到不仅乱收费,还开假发票。现在出台了这个政策,我觉得是个好事儿,但凡不愿意给我看证件的,我就知道不正规,我会选择不停。”

车主王先生称,这两天自己通过电台得知了“收费员换证”的消息,但目前还没有试过。“一般情况下,我都看有没有竖蓝色的停车牌,有牌的话我就不问了。”王先生说,自己也曾遭遇过黑停车场收费员,“有时候明知道是黑停车场,但我有急事儿,必须停那儿,他就是明摆着告诉我没有证件我也拿他没办法啊。我硬是不给钱,他把我车划了我找谁说理去?”

-体验

扫二维码可查收费员资质

崇文门西大街道路南侧,一停车场收费员宋先生向出示了新的上岗证。证件上方,标有“北京市占道停车收费员上岗证”的字样。左侧印有姓名、编号、企业名称和监督。证件右侧,为打印的一寸近照,照片下方印有一个二维码。

用扫描二维码后,仅1秒钟,就弹出了一个址。点击址进入,便显示出了宋先生的个人信息。信息包括:姓名、编号、有效开始时间、有效结束时间、企业监督、企业名称、区县、发证机关、监督部门和企业简称等信息。整个过程用时不到1分钟。

随后,致电96123的人工服务,将宋先生证件编号告知给话务员后,话务员很快查询证实:宋先生确为北京通政停车管理有限公司东城分公司的一名收费员。全部过程不超过两分钟。

又登录北京市交通管理委员会官主页,点击首页左侧橘黄色的“北京市占道停车收费员上岗证”标志后,出现了一个查询页面。在该页面上,可通过输入上岗证编号、姓名以及企业简称三种途径查询收费员证件真伪。输入宋先生证件编号后,随即出现了他的个人信息。查询共用时不到1分钟。

-回访

三家黑停车场收费员“消失”

昨日14时30分许,朝阳区悠唐广场旁的朝外南街,声称“借来制服”的收费人员未出现,街道两侧停放的数十辆汽车也未被收费。

朝阳城管监察大队朝外分队工作人员称,前日接到投诉后,已对这家黑停车场进行了执法检查。

在朝阳区枣子营街“枣营南里”社区南门附近,使用过期备案证叫卖停车位的女子也一直没有现身。经营该停车场的北京普丰顺安停车管理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王先生称,已有城管部门前来执法检查。该公司已将管理停车场的相关资料进行上交、申报,预计4月份能拿到相关证件,“在证件拿到之前,我们将免费管理停车场,只服务,不收费。”

昨日下午,南三环中路苏宁电器刘家窑店门前约80米的平台两侧,停着30多辆车,未见有人对车主收费,前日直言“我们就是黑停车场”的男子不见踪影。

据周围多家宾馆、餐厅工作人员称,平台的停车位分配给餐厅、宾馆等使用。为招徕生意,餐厅或宾馆会在各自停车区域为客人提供免费停车位,“即使不吃饭不购物,客人停20分钟也没关系。”多家商户称,他们对车主均不收费,但不排除个别人冒充收费员,骗收停车费。

崇文门一黑停车场仍在营业

昨日16时30分,崇文门内大街与崇文门西大街交道口东北侧,称“开了两年没人来查”的黑停车场仍在经营。

“这是后面小院的空地,平时就停些院里的车。”收费员董大姐称,自己的这块停车场是为了“便民”:“你看,崇文门片地儿,那儿有停车的地儿啊。很多人找不到车位,就来我们这儿停车,我们就象征性地收点钱。”

随即致电东城区城管监察大队,工作人员称前日已经接到举报并备案,“可能执法队员有其他任务,还没有来得及赶到那里,所以还没有取缔。但只要接到举报,我们都会尽快查处这些黑停车场。”

本版采写/新京报石明磊申志民李馨朱自洁摄影/新京报黄月

原标题:多个停车场收费员尚未戴“新证”

原文链接:

稿源:人民

作者:

济南白癜风专科医院
保山有哪些功能检查科医院
荆州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保山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