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安信息港

当前位置:

武道神尊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时空放逐

2020/02/15 来源:广安信息港

导读

武道神尊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时空放逐“等了许久,鱼虾终是入瓮。”阴测测的声音盘旋回荡,惹得不少人倒吸冷气。许多围观者寻音望去,眼帘

武道神尊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时空放逐

“等了许久,鱼虾终是入瓮。”

阴测测的声音盘旋回荡,惹得不少人倒吸冷气。许多围观者寻音望去,眼帘生色,不禁微微惊愕。

那是哭阎罗柳为先在说话,柳族四才之一。

他疯了吗?

没看到柳儒澜刚刚一击击飞柳明德吗?对方开始超脱,将与他同级的对手都是打得不敌,这份实力,已然比他更强。

可,哭阎罗居然称呼为鱼虾?

柳儒澜这般实力都是鱼虾,那他们这些差之悬远的算是什么?

错愕,复杂,震撼,各种情绪在场中交织。

小天王柳儒澜听得动静,脚步一滞,猛然回头,看向了柳为先,冷酷的面目忽异色。漠然的看着柳为先,他淡漠开口:“你要战?”

天戈横提在手,明晃晃的喷薄银白色霞光,配合着他白衣白袍,白发白瞳的模样,气质更显英俊与妖异。

天赋生来异禀,气质绝佳,近乎于道。

淡漠的态度,近乎于道的气质,给人极大的压迫。冷然的对峙柳为先,不惜一战。

柳为先自有察觉,深沉的眼神掠过一丝阴邪,阴鸷的冷冷一笑,无有情绪的道:“早已知晓你可能超脱,你以为我会没有准备?”

“唰!”

柳儒澜无有多话,直接以行动回应对方。

身影一动,白色残影连连,像是流星坠落虚空,划破天际留下的尾痕一样。速度奇快,好似逐月,霎那间直逼柳为先而去。

斩!

天戈扬起,无有曲折的笔直力劈下来。天地塌陷崩溃,无量法力疯狂澎湃,滚滚劲气炸开,掀起无边风暴,奔腾肆虐。

巍峨的压迫弥漫,大地都是轰隆隆震动,土质龟裂,似乎随时都要沉陷下去一样。

这般波动,哪怕相隔甚远外的围观者都是倍感压迫,感觉到呼吸窒碍,整个人都是忍不住的退避三舍,拉开更远的距离。

然而,柳为先无有情绪,淡漠的看着柳儒澜。看着后者以极端迅猛的速度逼近,他巍峨而立,站在原地,面容深沉,不见丝毫慌乱与异色。

“他疯了吗?居然不躲闪?”

世人都是惊呼,像是看到了不可置信的一幕。

然而就在他们的惊呼声落下时,场中异变骤起。

“哗啦!”

似有大浪的声音打起,天地突兀剧烈扭曲,空间急剧变化。四方天地精气疯狂灌溉,好似海啸在其中奔涌。

小天王柳儒澜速度迅猛的杀向柳为先,可惜在临头一击时,眼前景象迅速变幻,空间扭曲,柳为先消失不见。

而他则是感觉到自身处于的空间居然在不断挪移,像是被利刃单独切割了出来一样。以至于他杀向柳为先的原来方向转变,空间位置挪移,故而目标消失不见,无限拉长。

再看四周,则都是升起了蒙蒙黑雾,他像是陷入了无穷黑暗,被封困在了无边寂寥死寂的黑宇宙中。

“这是……时空类的异术?”柳儒澜语气波澜不惊,微微蹙眉。

时空,顾名思义即是时间与空间的结合。所谓异术,即是一百零八种术法之类的秘技神通,有无穷威势。

“嘿嘿,柳儒澜,好好尝试一下‘时空放逐’的滋味吧。在永恒枯寂的黑宇宙中沉寂迷失,我想,那种感觉一定很美好。”

正值柳儒澜狐疑时,柳为先的声音自无边黑暗中传入,带着几分讽刺,几分得意。

果然是时空类异术……

柳儒澜波澜不惊,恍然大悟,手中天戈突然放光,光芒炽烈,凝聚出日月虚影。

明阳与阴月交融,由虚凝实,好似天地日月投下的倒影,攀附在他的天戈前端。法力沸腾,波动肆虐,疯狂灌溉进天戈中,滚滚威势在不断凝聚。

柳儒澜白发飘扬,白袍鼓荡,白瞳深沉,气势巍峨,好似一尊太古神灵复苏,要展现无上威势,要爆发毁天灭地之力。

斩!

臂膀微微下沉,扬起的天戈汇聚无穷法力,狠狠地劈向了黑暗宇宙中。狂暴的力量轰然炸开,天塌地陷之感滚滚而来,无边黑暗塌缩,空间寸寸崩碎,宇宙都像是在龟裂。

肆虐的气息化作龙卷风暴,疯狂的冲击四周,绞碎一切,日月星辉都是在其中沉沦暗淡,直至销声匿迹。

然而,当一切结束,四周依旧是无边黑暗,黑蒙蒙的,无有光泽,无有波澜。

嗯?

柳儒澜眉头轻挑,面目终于是有了部分变化,隐现的凝重,充斥白瞳。

……

康庄金殿中

,潮汐般的光与力不断汹涌澎湃,打向四方,金殿四壁金涛暗涌,金碧辉煌。

阵阵轰鸣好似禅乐,好似祷诵,好似祭祀一样。

金殿中央,一朵巨大的白色莲花凝如实质,化作莲花宝台悬浮在低空,绽放白灿灿晶莹的光彩。

秦鸿盘坐在花蕊上,周身无量劫火隐现,无边星霞内敛,在肌肤间流淌,混杂琉璃金色,使其气势巍峨恢弘,浩瀚深邃。

头顶上方,则是有袅袅清气隐现,有些虚幻,不够凝实,如初起的炊烟,白蒙蒙的,暗淡无光。

若是有柳为先那等强者,亦或者更强的人物看到这一幕,只怕会震撼欲绝。

那是精气神凝为一体,凝聚清气,超脱自我的迹象,是破境称尊的征兆。

“他要就此冲开桎梏,破境称尊了吗?”青妍掩着小嘴儿,美眸中满是震撼于惊愕。

以青妍的眼界,自然是看得出来秦鸿的变化,对这般异象了如指掌。

“不可能吧?他还只是帝尊修为啊,难道要一步迈过至尊路,不洗练自身,不熬炼根基?不用打磨基础吗?”青妍难以置信。

世人皆知,帝尊突破入至尊,中间有一段追逐的至尊路。是修士用以磨练自身根骨,熬炼自身根基的体验,是为了逆天改命,更好的改善自我资质的一段路程。

这很关键!

于天下大多数修士而言,至尊路也许是一场自我蜕变的过程,完成蜕变,破境称尊后的实力比之那些不曾蜕变的存在要强大不止一截。

所以,天下武道修士,但凡有点远见卓识的人物,普遍都是会选择磨砺自身,踏上至尊路,而不会贸然冲击桎梏,直接一步登天。

那样一时爽,但证道之时会后继乏力的,根基不稳,后继无力。

所以,当看到秦鸿有完成蜕变,清气凝聚,即将超脱自我,有破境称尊的迹象时,青妍诧异了,素来平静的面目难得动容。

当然,这没什么奇怪的,只是青妍并不了解秦鸿的底蕴罢了。她曾虽有圣人实力,乃圣莲得道,但终究经历不多,见识不长,非人类那般复杂。

故而不了解炼体者的好处,也不清楚秦鸿目前状况所占据的优势。

当然,这也不是说炼体者就不用踏足至尊路。大多数炼体者不够夯实者,依旧是会踏上至尊路熬炼自身的,以求更强大的自我超脱。

金殿中,秦鸿头顶薄雾隐现,清气时有时无,并不凝实,在逐步完善,逐步凝聚。但持续不长,清气突兀崩散,化作丝丝缕缕的气息融入了他的颅海中。

没有破境称尊,桎梏不曾打通,尚有一段距离。

亦或者,是秦鸿放弃了冲击桎梏,不曾在此时破关。

空绝双手合十,面容庄严,清白的脸庞俊俏冷淡。站在金殿边缘,看着秦鸿,他无有情绪,无有异色,从始至终都极度宁静,宛若高僧入定,不动凡心,六根清净。

看着秦鸿头顶清气消散,他则是淡淡道:“时机不到,贸然冲关,恐有变故,反损自身,师弟还算清明。”

随着空绝话音落下,金殿轰鸣声渐渐消弭,秦鸿周身异象缓缓内敛。无边星霞敛入骨骼,无量劫火汇入眉心,一切都销声匿迹。

日渐推移,秦鸿呼吸平稳,渐渐绵长,终在下一刻,睁开了眼睛。

眼神深邃,好似明月镶嵌在眼眶,目光璀璨,皎洁深沉,波澜不惊,如星穹浩瀚,深不可测。

微微与之对视,青妍都有种要迷失在他眼神中的感觉,只觉自身像是陷入无边星穹,分不清东西南北,看不到上下前后一样。

这家伙,蜕变得有些变态吧?

青妍微微讶异,动容之色愈发明显,她第一次看到如此超脱的人。哪怕昔年曾得道,也没有看到过不入至尊的人物有如此超脱之势。

所幸,秦鸿收敛一切气息,无有情绪,没有半点显露。故而气势虽是恢弘,却并没有丝毫压迫的感觉。

就像是清风拂面,浩瀚却轻和。

青妍抬手,收回圣莲化身,秦鸿自低空立起身来。锦衣猎猎,无风自动,气质愈显出尘。

空绝微微额首,向秦鸿报以慈笑,道:“恭贺师弟,更进一步。”

显然,秦鸿得到的妙处不少。修为虽未寸进,但自我超脱却是走得很远,都有一步登天的趋势。

秦鸿淡然摇头,轻声笑道:“很可惜,因为自身原因,没能窥破关隘,冲开那层桎梏。”

他想借蜕变之势,一鼓作气,破境称尊。结果,因为肉身不曾融合,自身力量无法真正的融会贯通,故而关键时刻后继乏力,不得不放弃。

想要破境称尊,显然是需要融合肉身,将各种力量融为一体。那样,才能够有后继之力冲开桎梏,一步登天。

知晓自身状况,秦鸿不曾多言,而是看向空绝道:“我坐关多久了?”

“足足一月。”空绝回答。

秦鸿顿时唏嘘,“一个月了啊?也不知道古界围猎是否结束?外界状况又如何了呢?”

唏嘘之余,秦鸿无有逗留,挥袖间离开康庄金殿,遁出地底,重返古界。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