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立委减半助理降价求售

2019-02-25 12:45:50

“立委”减半 助理降价求售

台海2月1日讯 第七届“立委”减半后,“立法院”几百位“国会”助理也面临被解雇的命运。但由于助理供过于求,不少人都“降价求售”,国民党“立委”徐中雄办公室主任陈雪慧就透露,之前有一位博士助理开价相当“便宜”,只要一个月25000(新台币,下同)就愿意来,“简直就是破坏行情!” 有十多年“国会”助理经验的陈雪慧指出,一般“立委”助理月薪约在三、四万元之间,急于求职的助理破坏行情还是小事,“更值得注意的是,一个助理愿意以这种行情的薪水进来“立法院”,你怎么知道他进来之后会不会到处搞钱、来‘补贴’自己的收入?”她认为,恶性竞争的结果,将使助理素质下降,连带影响“立法”品质。

办公室主任 自愿降级当助理

虽然这届开始,每位“立委”的公费助理名额都增加,但不少“立委”认为,“国会”多请四位助理已经够了,他们不打算再增加人手,因此许多助理都在年前失业。“国会”助理工会副总干事杨超表示,有失业的助理为了续留“立院”,甘愿降薪到新任委员办公室,也有不少办公室主任“降级”当助理。

陈雪慧也指出,之前有个委员征一名助理,结果有四名委员办公室主任去应征,纵使这位委员增加录取一位,但仍有二名主任没被录取、无处可去。陈雪慧惋惜表示,能当到办公室主任都有相当的“国会”资历,对法案及议事运作也要够熟稔,“这样被踢来踢去,真叫人情何以堪!” 由于多数“立委”未连任,民进党“立委”办公室的助理们,更是处境堪怜,民进党新科“立委”涂醒哲应征助理,居然有五百人来应征。

便当助理现象 恐怕有增无减

虽然“立委”减半,但过去引人诟病的“便当助理”(指不支薪,只利用委员助理身分在外做生意、每个月还必须“上缴”一定费用“回馈”委员者)现象,恐怕不会随“国会”改选而有所改善。某位助理透露,助理界已盛传,有落选“立委”的助理甘愿当“立委”的人头,领到的助理费全数交出,只为了换取一张助理证,“让他方便好办事!” 其实,较有人情味的落选“立委”都会帮助理找工作、或是向同党“立委”“托孤”。像国民党“立委”雷倩就亲自帮办公室助理一个个写推荐信;民进党“立委”王荣璋转任社福总盟秘书长后,助理也全数带走;国民党“立委”高思博助理则跟着他到所属基金会工作,卸任“立委”黄德福也介绍办公室主任给“立委”纪国栋。

部分落选“立委” 替助理找工作

不过,也有连任的“立委”基于某些因素辞退助理,让外界傻眼。某位连任的国民党“立委”在选举时情势看好,选前不少助理同业先行祝贺他们保住饭碗,没想到该“立委”在胜选后却把助理全部开除,引发外界关注后,才收回成命。

据了解,为因应单一选区两票制,该“立委”希望聘请“具专业领域”的助理,精通多个委员会,所以示意助理们“功成身退”;但“立法院”则传言该“立委”要求每位助理都必须向部会争取到一定额度的预算补助,助理因为无法达到目标,才被辞退。

白居易题施山人野居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感冒流鼻涕能吃什么
发高烧感觉浑身发热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