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安信息港

当前位置:

梧桐秋声天凉好个秋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广安信息港

导读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浅月的声音刚刚落地,一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浅月的声音刚刚落地,一旁凝望远方秋景的上官晓晨偏过头来,轻轻说道:“这首词是宋代辛弃疾的《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没想到月儿吟咏的还蛮有韵味。”   “ 呵呵,哪里哪里,过奖过奖!上官大才女何不即兴来一首秋之景?不知意下如何?”慕容浅月调皮的眨眨眼睛,笑嘻嘻的问道。   上官晓晨挑了一下好看的柳叶眉,还是那么轻轻的说道:“可以。”   慕容浅月歪着头,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上官晓晨将目光投向远方,瞧着那掩映在云雾中此起彼伏的山峦,还有那若隐若现的火红枫树,沉思了片刻,轻轻的吟道:“ 一笔泼出墨画,一层处林尽染。 一秋枫叶香山韵 ,一醉斜阳云霞羞,一梦流年天。一风轻扫落叶,一吟凉词心安?一琴怨曲指尖唱,一楼相思起云烟,一蓑披人生。”  “一楼相思起云烟,一蓑披人生。好词!”一声带着磁性的中音自身后响起。   ”咦?“浅月和晓晨双双疑惑的回头望去,只见一位很绅士的男人站在她们面前,温柔的浅笑着向她们点头致意。   ”你是......“浅月颇感意外,心想他是何时到了自己与晓晨身后的?怎的一点声音都没有啊?  ”我是凤舞九天影视公司的星探——蒋文龙。诺,这是敝人的名片。“来人一面说一面很礼貌的递上明信片。  ”星探?“浅月和晓晨对视一眼,又看看明信片,再看看那个绅士般的男人,满脸疑惑的样子。  绅士男人,啊不,应该说是蒋文龙,他用他那很温和很磁性的声音解释道:”星探就是发现明星的人,懂了么?“   “可是,这与我们有关系么?” 浅月眨了眨好看的眼睛问道。    晓晨颔首表示同意她的观点。   “哪里会没有关系呢!”蒋文龙的笑容更灿烂了,帅气的脸上满是真诚的样子。   瞧着对方那张笑脸,浅月的心里没来由的一动。当然,这个情景没有逃过晓晨的眼睛,她悄悄拉了一下浅月的手,并且还看似无意其实是有意的重重的握了一下。浅月仿佛做了一个幻梦似得,猛然间觉醒。她赧然的向晓晨笑笑,随后将目光调整成自然状态。   蒋文龙仍然是那么微笑着,音调不高也不低,但是却非常诱人:“凤舞九天影视公司今年新推出一部连续剧,正在全国各地物色女主角和女二号,二位的身材与气质和剧中人非常接近相似,可否有意向与本公司签约?”   晓晨淡淡的问道:“是不是情感大戏《天凉好个秋》?”   蒋文龙点头回答:“正是,正是!——原来美女知道啊!”   没等晓晨说话,浅月抢着说道:“这个谁不知道呀,娱乐界都炒翻天了。”   “你?真是凤舞九天影视公司的星探?”晓晨紧紧盯着那一双看似真诚的眼睛问道。   “没错!我就是星探!准确的说也是导演。——二位不信,请看,这是我的身份证、工作证、导演证、公司出入证、驾驶证。”蒋文龙自公文包里掏出一本本的证明,展示给晓晨与浅月看。   上官晓晨一本一本的仔细的看着,心想,没错!就是他!   慕容浅月呢,一面翻看着证件一面赞道:“哇! 蒋文龙,你真是导演吔!真厉害啊。导演了那么多连续剧。——我喜欢看那部《风雨潇潇兰花落》了,简直是太美了。”   蒋文龙谦虚的笑笑:“哪里哪里,美女过誉了!——那、我刚才说的事......”   慕容浅月抬头看看晓晨:“上官姐姐,你看......”   上官晓晨轻轻展颜一笑:“可以考虑。”   蒋文龙闻言心中大喜,连忙问道:“那么、就这样说定了?”   上官晓晨点头继而问道:“在哪里集合培训呢?”   蒋文龙赶快回答:“公司特定的宾馆,就是西郊的月色朦胧宾馆。还有啊,公司包管食宿的。”   “好的,谢谢蒋导。——公司派车来接么?车号是?”晓晨接着问道。   “车号是西D3568,明天上午八点在香江路东侧的招呼站等着就行。”蒋文龙微笑着回答。   “好的!蒋导,明天见!”   “明天见!二位美女,未来的影视明星!”   望着蒋文龙的背影,晓晨陷入了沉思。浅月瞧着她那入神的神态,嘻嘻笑道:“人家都走远了,还看呀?——上官姐姐,你说,这个蒋文龙导演长的还真挺帅,一定是有很多女孩子追吧?”   “恩!我想,应该是吧!——浅月,我们也该回去了。钥匙给你,你来开车吧。不知为什么?忽然间有些疲惫,我想休息一会儿。到西月城在叫醒我。”   说着话,二人并肩走下旧城楼。此时,也是日落黄昏,游人渐渐稀少。空气中,含着一抹微微的凉意和萧条,只有那些被夕阳渲染的远山丛林和近处的城楼披着霞光,静立在那里沉默。      321国道上,一辆银白色的轿车在奔驰,将那座远古的城楼抛在身后。   车内,慕容浅月坐在驾驶座位上,双手握着方向盘,目光直视着前方,很熟练的驾驶着车。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上官晓晨懒懒的靠着,微闭着眼睛,似乎是睡着了。   乖巧的浅月将车速调整成九十迈,又将音乐声调成柔和的中音,她的手随着音乐在方向盘上轻轻叩击着,心里也在默默的哼着那首《风雨潇潇兰花落》。   行驶了大约五十公里光景,终于远远瞧见了西月城那大大的圆月城标。浅月正欲唤醒晓晨,忽然一阵悦耳的铃声飘进耳内,原来是晓晨的手机响了。   上官晓晨忽的坐直了身子摸出手机接听:“喂,你好!我是上官晓晨。”   “晓晨,你回来了么?——情况怎样?鱼,可曾钓着?”耳机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恩!还好!鱼儿正在钩外盘旋!听说,秋天钓鱼应该是早上或者是傍晚。”晓晨清晰的回答。   “晓晨,明天千万注意安全!听说那个池塘水很深。”很关心的男声。   “没事,放心好了,我又不是次钓鱼。”晓晨心里很温暖。   “那就这样吧!我一会去开会,你回来好好休息。如果有时间的话,明晚我去看你。”   “别呀,你挺忙的,就不要来了。等我钓着了大鱼,你再来也不迟呀!到时候,我给做麻辣鱼吃。”   “上官晓晨,你呀,哈哈哈......好了,不说了,有客人来了。再见!”   “再见!”   浅月左打方向盘,让过一只慢跑的狗狗,回头问道:“上官姐姐,是谁呀?你们在说什么?什么钓鱼啊池塘啊?什么意思呀?”   “没什么,就是闲聊天呗!他想吃鱼了,我答应他钓来鱼就给他做,钓不来就不做。没想到,他还真当回事了。这不,又来催了,真是的。这人——浅月,好好开车!开车集中精力,不要说话昂!”晓晨拍拍浅月的手,温柔的说道。   “哦。知道啦!——天老爷,比我老爸还啰嗦。”浅月习惯性的歪头一笑做着鬼脸回答。      香江路东侧招呼站。   上官晓晨与慕容浅月两个人早早的在那里等候,现在已是九点五十五分。此时阳光打在她们的脸上,焕发出一种青春靓丽的神色。惹得那些等车的男男女女目光,仿佛探照灯一样不住的扫描。两个人各自想着心事,都没注意到身旁那些探询的眼神。   “怎么还没来呀?不会是放我们鸽子吧?”上官晓晨轻轻问道。   “不会的。会来的。”慕容浅月回答。   “浅月,你怎么那样自信?不怕他们是骗子?”上官晓晨又问。   “没事的,上官姐姐。这个公司我在网上查了,没有问题。的确是筹备拍摄《天凉好个秋》,国家电视台也报道了,没错。那个导演是叫蒋文龙,我也看专访了。放心,不会有事的。”慕容浅月一副深信不疑的样子。   “哎!”不知为什么?上官晓晨深深叹了一口气。   “上官姐姐,等着也好无聊的,给我吟一首词呗。好不好?”慕容浅月抱着上官晓晨央求着。   “好好,我想想,我想想。”上官晓晨被她缠的无法,只好答应着低头构思。   片刻之后,晓晨抬起头:“你还别说,被你这么一逼,一首词又蹦出来了。”   “快念念,我要听。”浅月迫不及待的说。   晓晨一面踱着步子一面款款吟道:“ 一月皎洁似水, 一光直射兰舟。一曲秋音泻满楼,一片黄叶幽幽。一阵晚风轻吹, 一丝浅伤谁收?一花憔悴几多愁? 一心又被谁偷?”   “呵呵,一心又被谁偷了?”浅月坏怀的笑了。   “你笑什么呀?我这、不是那意思。”晓晨嗔怒的拍了她一下。   “以一为首,字字含霜带景,秋意入心间。美女的西江月填词一字赋不错,颇见功力。——真可谓是,淡淡的忧伤在文字间游走,凉了这凄美的深秋......”一个很美的声音自左前方飘过来。   晓晨与浅月转头循声望去,映入她们眼帘的是一位个子高挑带着眼镜的女人,她正含笑的向她们点头示意。浅月连忙将晓晨拉至一旁,悄悄的说:“我的天,上官姐姐,怎么你一念诗就有人接茬呀?不是帅哥就是美女啊!姐姐可真有魅力呀!”   “去!哪里嘛?不是人的魅力,应该说是文字的魅力。”晓晨轻轻捏了一下浅月的手。   “你们好!”眼镜女人又说话了,温和的打着招呼。   “你好!”晓晨与浅月礼貌的回应着。   “请问二位美女,这是要去哪里呀?——不要怀疑,我不是坏人。我想去西山水库钓鱼,没人陪伴好无聊好没劲的,不知能否邀请二位美女赏光。一切开支费用自然是我出,怎样?”眼镜女人慢慢说道。   “哈,还有这么好的事呀?”浅月拍手叫道。   钓鱼?晓晨的心里莫名的一动,抬头正好遇上眼镜女人那一道意味深长的目光。   晓晨正欲说话,忽然一声急刹车响,一台白色的商务车停在她们身旁。车门开了,露出蒋文龙半个身子,仍然是那么温和的声音:“不好意思,二位美女,临时有点事耽误了,快上车呀!”    晓晨与浅月答应一声,快步上了车。   望着渐渐淡出视线的车影,眼镜女人站在那里若有所思。突然的手机铃声引导她低头翻挎包,掏出手机的同时带出了一张纸条,她连忙拐进一座公厕里,确信里面无人后展开细瞧,只见那上面只有六个不知所云的字母符号:YSMLBG。   女人记住了那六个字母,随后将纸条撕碎扔进马桶,然后放水冲洗干净。做完了这一切,走进洗手台清洗了一下手,然后就袅袅婷婷的走了出去。她刚刚步出公厕三米远距离,忽然自斜对面猛地窜出一个人来,抢了她的挎包就跑。   ”我的包!来人啊,打劫了,我的包被抢走了......“女人一面大声呼喊一面追。路人闻讯跑过来,可是,哪里还有飞贼的影子呢?     月色朦胧宾馆。   白色商务车在门口停下,晓晨与浅月还有另外几个年轻女孩一起下了车,蒋文龙引导着她们走进宾馆,在一个挂着天凉好个秋剧组牌子门前停下,开门让她们进去。   “美女们,先休息。一会儿去吃饭。来来,把身份证都给我,我去前台登记,今晚咱们就住在这里。大家随意,好好休息,有事联络我。”蒋文龙还是那么温和的彬彬有礼。   大家很听话的都拿出身份证,蒋文龙一一收了步出房间。      西月城刑警大队办公室。   眼镜女人,不,应该说是东方城探长古飞雪,此时的她正在有条不紊的向西月城刘探长商讨案情。   “飞雪,干的不错!值得表扬!——丢包那场戏演的太逼真了。”探长伸出大拇指。   古飞雪笑了笑说道:“谢谢探长夸奖!我知道越是逼真,罪犯就越是放心,我们的秋季联合扫霾计划就越完美。”   “说得好,飞雪。这样的话,我们的卧底就越安全。”探长呷了一口茶说道。   “这些罪犯太狡猾了,他们每一次盯上的目标,都会被悄悄的放上窃听器,然后派人跟踪窃听。所以,我们无法与卧底取得联系。现在,那个集团是什么情况,还是一无所知啊!”刘探长深感忧虑。   “我认为,现在要紧的是尽快破解这六个字母YSMLBG,卧底到底要传达我们什么信息呢?”古飞雪敲了敲黑板上那六个字母说道。   “飞雪,你说那六个字母写的很特别,仿佛是在什么东西上印上去的?”刘探长摸着自己的下巴问道。   “是啊,而且还四四方方的,一个方格里一个字母。”古飞雪坐回椅子上回答。   “四四方方?方格?字母?”两个人都在心里暗自嘀咕猜想。      夜,月色朦胧宾馆。   浅月和其他几个女孩子早已进入梦乡,鼾声此起彼伏。晓晨却是毫无睡意,她在黑暗中睁着一双眼睛,思考着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的事情。她很清楚,这个宾馆应该是那个贩卖人口集团的中转站。蒋文龙呢,只是一个骨干,利用自己与那个真导演长相相似的便利,然后打着星探导演的旗号诱骗女孩子。那些年轻单纯的女孩们,涉世未深,又都做着明星梦,自然是很容易上当受骗的。只是,那么多的女孩子,在众目睽睽之下是如何被转移走的呢?他们又被关在哪里呢?我该如何通知刘探长他们来解救呢? 共 697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治疗性交障碍的方式都有那些
昆明癫痫好的专科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较好医院
标签

上一页:伫立庭前念思长

下一页:谁8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