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安信息港

当前位置:

反腐风云 第74章-初进京辗转各级组织

2020/02/15 来源:广安信息港

导读

反腐风云 第74章:初进京辗转各级组织过路的好心人把大鹏搀扶起来,他们惊诧的议论着,大鹏让人把旅行袋拿过来,向他们説了声“谢谢你们!”

反腐风云 第74章:初进京辗转各级组织

过路的好心人把大鹏搀扶起来,他们惊诧的议论着,大鹏让人把旅行袋拿过来,向他们説了声“谢谢你们!”便一瘸一拐的向司令部走去。通过门卫签证后大鹏进院上楼来到检察院,几乎是在哭诉着刚刚发生的危难。

高国飞説:“我们理解你检举路上的艰难,但必须保证自己的安全,过了春节我们就派下师站调查组,到时候有可能我也去。”

大鹏説:“这是我17个xiǎo时写的82页案交给你,但是我有个问题,案件牵连军级干部,师和场站去调查这不是把秦香莲状交给陈世美吗?”

高国飞説:“检察机关是独立单位,别説是你们师军级干部,就是沈空的司令员有问题我们照样可以处理,你要相信组织。你给军委主席的信和电报批文已经转来了,上级对案情很重视。”

大鹏説:“场站的站长徐才厚是副师干部有背景,他在问题出现后居然在党委扩大会上宣布给我四万元,什么钱?贿赂款?他动员我爱人带款躲到农村去,为什么要保护贪污和盗窃?并助纣为虐的打击检举人?我的这条命并不值钱,检举揭发的道路也不好走,但是我别无选择。”

高国飞説:“你放心,邪不压正,我们检察院会支持你。还有十几天就是春节,年后调查组就会去,你全家就放心的过节,终究你还有老人和孩子。”

大鹏与高国飞同志握手道别,一瘸一拐的下楼走出那个大院。走到追杀的地方还是毛骨悚然,再也不能去招待所了。军、师联合调查组都没与他见面,还和被告人去观光丹dǐng鹤?年后的师、站联合调查组又会如何?有的首长可都是被告啊!事实证明,他与家人还处在危险之中。怎么办?

登上火车于次日晨在北京永定门站下车,大鹏在国务院填表排队递上了材料,而接访口工作人员把材料退了出来并给了一个路条,上面写着坐14路车到后库去爱民街甲一号总政治部。大鹏只有按路条来到总政治部填表、排队递材料,工作人员看后又把材料退出来给了个路条,让去复兴路14号空军司令部。

大鹏疲惫不堪的来到公主坟,饥渴已经让他头昏目眩了,忍无可忍的进了一家饭店,他只能花两角钱吃碗面条充饥了。

下午他见到了空军政治部刘廷山副主任,看过材料刘主任去办公楼研究,大约一个xiǎo时后有人敲窗户,刘廷山从窗户缝塞给一张住宿证,上面写着:永定门上访人员接济站,那是一张免费住宿的方单子,还盖有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政治部的公章。

刘廷山大约有五十多岁,他老练得那么的沉重不説话,是否因为案情的重大,他为什么给了四天的住宿证?难道那份材料需要高级首长的研究吗?晚上当大鹏住进上访人员接济站,躺在605房间的9号床思考着。今天是28日星期二,四天住宿就是星期五了,再有十天过春节不能等啊!

第二天,大鹏来到空军的东门登记要求见检察院的首长,经门卫联系让他进了大院。在空军检察院是副院长接待,因为他的写字台玻璃下压着号码,大鹏xiǎo心翼翼的抄写了两个,副院长留下材料问有什么要求?大鹏提出:“第一:因为案件牵连军师干部,沈空检察院答应过年要成立师、站调查组恐怕有弊?第二:我在检举途中被追杀,存在自身安全问题,尤其我家与被告人的老乡住在一个走廊,做饭时下毒不能不防?”

检察长説:“关于你提出的两个问题我给沈空打,既然你已经把案子告到上面也就安全了,他们就不敢再害你了。我们再研究一下案情。”

告别了检察长他坐车返回接济站,趴在605房间xiǎo办公桌写着。材料必须简要,但因为是在中央北京告状,只写场站的问题那是不行的,必须要从隧道窑开始,必须要把三个砖厂问题写出来,那必然就联系到师和军的干部了。字体要工整,写一份材料不行,还不知需要多少份材料呢?

星期四大鹏又来到空军司令部,不过他还是到东门找检察院。从院里出来一名年轻的,穿着空军的军装(黄上衣、兰裤子)进门他就非常奇怪的问了一句:“老张,谁支持你?”

大鹏説:“什么意思?我写的材料有问题吗?你贵姓?”

他説:“我姓李,你的材料问题很严重,你可要承担。”

大鹏説:“那叫法律,你説谁支持我,也是宪法41条支持我,对吗?”

他説:“院里领导让我告诉你,已经和沈空联系了,领导让你回去。”

大鹏与年轻的李干事道别后又转到西门,刘廷山把大鹏带到一个xiǎo屋,他很神秘的写了一张免票证明,他非常严肃的的説:“经领导研究你的材料已经向上级请示了,王主任让你回部队基层等待。你拿着这个证明到永定门火车站换一张明天晚上的火车票。”

不管大鹏怎么説,那刘廷山多一个字都不解释,让大鹏走出接待室他关上门走了。政治部和检察院都没有结果,尤其那个李干事居然问“谁支持你?”可见空军司令部都遇到难题了,只有今明两天时间怎么办?

大鹏来到新华门中南海,眼看着有个带墨镜的警察站在白线上,在路旁一侧还有个抓人的警车,他不是在维护交通而是专门抓上访人员的。大鹏越过警察往正门走去,那是中央领导人办公的地方,华丽的琉璃瓦古代建筑是那么的威严富丽堂皇,有四个警卫正装挺立肩上扛枪的两道门岗,清楚的看到迎门墙上写着“为人民服务”的五个大字。门外有两个大石狮子,在高高钎杆上五星国旗的衬托下格外的雄威壮观,它代表着国家的神圣和尊严。

大约四、五十岁的那个警察向大鹏走过来,在中南海敞着的门也来了个年轻的军官,他们几乎同时向大鹏打着军礼,为躲开正门把他请到西侧,警察问了几句看材料,似乎他有同情感把材料交给军官,他却一句话也没説离去并开着警车走了。

军官説:“根据材料看问题很严重,你可知道见中央领导人是不可能的,你要是闯也进不去,再説不管你有多大的问题闯岗就要被抓,先登记审查后遣送还是解决不了问题。”

大鹏説:“那你能把材料递交给首长的秘书吗?”

军官説:“不行,我的任务只有警卫,如果你过激的劫车千万在白线外,那不归我管,千万不要在白线以内劫车,我可是农村来的那可惨了,不仅受处分甚至会脱下军装回农村去。首长的车都是全封闭的,你根本看不到里面有没有人,如果你把外国人的车给劫了后果更不堪设想。”

大鹏非常理解的被军官説服了,他道谢过后漫不经心的向西走去,在府右街路口南进了西单邮电所,里面有写字台和沙发椅正是写材料的好地方,还真有上访人在写材料呢。

一个三十多岁女同志聚精会神认真的写着,她密密麻麻的写了好多,大鹏莫名其妙的问:“你写这么密的字谁看哪

?”

她説:“邓主席不仅看,还有他的批示呢!”

大鹏问:“邓主席怎么能看到你的材料?我不相信?”

她説:“因为我经常去他家递材料,现在有他的批示问题基本解决了。”

説着她还拿出材料给大鹏看,还真有一段提到邓主席批示的内容。

大鹏问:“您能把邓主席的家在哪告诉我吗?”

她説:“在地安门米粮库胡同3号,他的专车号是a01—39…号和…号。”

大鹏问:“你怎么知道得这么详细?”

她説:“我是北京人,我所告诉你的不许和任何人説,胡耀邦住在西长安街会计司胡同25号,杨尚昆住在灯市口,李鹏住在百万庄……。”

大鹏根据那位北京女上访的提示记录下中央领导人的家和车号,他知道这是多么的珍贵。谢过女上访离开邮电所大鹏往西走,来到羊坊店铁道部信访递上材料,工作人员留下那份知青转diǎn控告材料给了住宿证,还是去永定门接济站四天的免费住宿,但空军已经开免票没有时间了,明天晚上坐火车要回部队了。

走在去往永定门接济站的路上,大鹏默默的唱起那支苏联的歌曲:“一条xiǎo路曲曲弯弯细又长!一直通往那迷雾的远方!我曾在那迷惘细长的xiǎo路!与我的朋友上战场!…!…!”大鹏所谓朋友只有那些检举控告的材料,他默默的流泪一遍又一遍的唱着。

请看第88章:张厂长私访*家。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