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安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七光剑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广安信息港

导读

前言:七彩的石头有先天就为神石的,也有后天成为神石之后自越升天的,在由女娲娘娘接纳继续修行磨砺,而后也有脱石体成仙而去的,那些空缺又由下界所

前言:七彩的石头有先天就为神石的,也有后天成为神石之后自越升天的,在由女娲娘娘接纳继续修行磨砺,而后也有脱石体成仙而去的,那些空缺又由下界所有修行未满而变化为彩石的后辈们填补,一轮轮一代代的轮回遵循着这千年的传说。    相传女娲补天之后,女娲娘娘双手高举七彩神石将天缺的破洞用它们牢牢地粘合起来,若干年后有块调皮的神石好奇于人间的精彩诱惑而趁女娲娘娘一刹那的分心一越落入凡尘。女娲娘娘没有责怪,她默默的心语道:“此石该有此劫数,但愿前缘因果能开悟它在菩提树下,早日归来与我相见。”  七彩石听着呼呼的风声,享受着下坠的快感,心里想着:“但愿娘娘别怪罪我,我就是想下来看看这人间的繁华。”很快它飘然而至到了一座高山的顶端,它虽是石头但却是神石,它默起修行法术,想变身为人,可是为什么它无法变幻呢?七彩石急了。迷惑里看见天上飘来一条缎带,轻柔地飞到它的身边,彩石看见上面赫然写着:“今日此劫前世果,彩石飞落化婆娑。如若有泪入心处,到时自然来见我。”彩石明白了,女娲娘娘早就知道它的起落出入,它还庆幸自己没被发现呢,真笨!当然它也明白自己没有变幻身形的法术了,因为娘娘收了,它要用自己的原身历炼人世。  翠绿的树林风起叶舞,沙沙沙的快乐摇动着。远方的绵绵山岗上,遥遥看见两匹白马,清脆的马蹄声在四周环绕的山间回声不断。马上有一位是白发苍苍的老人,白色的胡须飘逸在胸前,一身宝蓝色的绸缎服装配上墨绿的刺绣风叶翠竹,气度不凡。老人看上去神清气爽,身姿矫健,此人要不就是出自贵人之家,要么就是修性习武之士,否则这周身散发的气场是无法解释的。再看他左边的白马之上,骑着一位俊美的少年,骨骼清奇,气质阳光,白色的衣服上用黛紫的丝线镶边,整件衣服上用淡淡的清紫色刺绣着龙的图腾,龙头高高的仰天追日,云卷舒风,很是唯美。  老人转头对白衣少年说道:“太子殿下,你我偷摸出宫,只怕你父皇知道会责罚老身的呀。”白衣少年紧追几步上来说道:“师傅,我就是想和你一起选石磨剑而已,我希望我的件兵器是的,也是的一件。”老人摇头叹道:“你呀,就是这么任着性子来,此刻还不知多少宫女太监受罚呢?”“那我们就快些行动吧,师父,禹渡山到了吗?”白衣少年嬉皮笑脸地说道。  “禹渡山?这是禹渡山?”七彩石听见他们的对话开始惊讶起来。禹渡山传说是大禹治水的年代里,因为水势奇高凶猛难治,大禹拜求了女娲娘娘帮助变幻成山来定水,但是有个条件死后必埋葬于此山,将魂魄交于此山,否则此山无法永定终将作乱。因此此山名叫禹渡山,大禹渡尽苍生,绵绵大爱无疆。而此刻彩石就在大禹之神魂所在之地,它当然惊喜万分!  彩石又遥遥望向那两位奔驰的方向,心里默想:“两位兄弟呀,麻烦找到我咯,我可以成剑呀!”突然身边传来声音,洪腔有力:“彩石入尘,你可知罪?”彩石这才发觉大禹之神伫立身边。“大禹之神,七彩知罪了,我因一时贪念红尘而一越入凡间,请大禹之神降罪弟子,送我归位。”彩石虔诚地说道。“哈哈哈,罢罢罢,前缘孽债因果轮回,你修成神石的前尘往事里,有桩孽缘未了,原本已觉释然,可那只因轮回之神的弟子轮回精魂玄子觉查失误,又因一时起了柔心而出了点小错,所以你这也是必然的结果呀!”大禹之神感叹道。“啊!”彩石一下茫然,又马上问道,“请大神指示,我该如何是好,失去变幻之术怎续前缘?”大禹之神笑答道:“你什么也没有失去,只是时机没有成熟而已,人世历炼有何难处就到此来找我吧,娘娘担忧你呢!”彩石一时语塞,感慨自己修行太浅还自不量力。就在自纠的时候,大禹之神渐渐地消失不见,留下隐隐的回声:“顺便其便,顺缘随缘……”  彩石经过点化,有所悟道,开始静安观心。也就在此刻不久,两位寻石炼剑之人寻至眼前。山顶的绿草微微笑着挥动手臂,树木都用人间无法明理的声音轻唱妙音,整个山顶都因彩石而沸腾快乐起来。彩石将身上渐渐散发出七彩光来,如镶嵌在天上的明月那么璀璨!白衣少年将它轻柔地捧在手上,用眼神爱抚着它,彩石有些微微一颤,奇怪的感觉油然而生。老人含笑说道:“太子殿下就是命运不凡呀,首次出山就寻到此奇妙之石,今后乃是祥泰安国的真龙天子呀!”语闭便双手抱拳单腿跪下了。白衣少年连忙将师父扶起,说道:“师父千万不可,你可是让我不尊不敬了。”“为师顾守尘,愿誓死追随太子,护国安邦。”顾守尘无限豪壮地说道。太子安珽杰突感一股任重道远的英雄气概从脚底传来,似乎会有些故事发生却又无法言表。彩石在太子安珽杰的手上,安静地感受着他的温度,轻轻地回应着。  彩石被柔软的绸缎包裹着,在安珽杰的怀里揣着,伴着急急的马蹄声踏上归程。彩石一路上在想:“未知的前方,未知的劫数,未知的旅途,唯有那句话了,顺便其便,顺缘其缘了!”而安珽杰心里激动万分,因为他心愿这么快就得以实现,那块彩石真的是人间难遇的奇石呀,远看似五彩云霞,近观有光芒万丈且会随着一些光线照射和温度高低而变幻莫测,真的喜欢,此宝石是个磨成利剑的材料。而太子的师父心里也在纳闷着:“太子此次首次出山便能得到如此奇珍异宝,是福兮还是祸兮呢?是否有什么大事发生呢?”顾守尘有些忑忐不安起来。  “皇上,皇上,太子殿下回来了!”随着宫里太监的禀报声,果然宫中乱作一团了,数百人下跪于太子殿前,低头挨骂声不敢言。皇上随着这禀报声望去,立马起身说道:“让他马上到我御书房来见我,还有他那个好师父一起。”接着起驾前往御书房,“恭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你们都起来吧,再有此事发生,且你们无一人知晓太子如何出宫的全部受罚。”皇上面上威严心里却有些高兴的说道。因为这个宝贝儿子回来了,这个臭小子。  风尘扑扑的太子安珽杰从马上飞身而下,矫健的身影干净利落。师父顾守尘也连忙的跟随左右,嘴上嘀咕道:“这下不得了,不得了。殿下呀你可害死我啦!”太子微微一笑边行边说:“放心啦师父,我一出手包父皇一笑解千愁。”“你这小子,又有什么鬼点子了,唉,死马当活马医咯!”顾守尘摇头叹息。说话间就能远远的看见御书房的琉璃飞檐了,精致的祥云瑞气图雕琢于御书房的围院南墙之上,郁郁葱葱的植物茂盛的生长在墙下,庭院显得幽雅。  顾守尘的心又在忐忑不安了,而太子悠闲地赏花赏竹,神情自若!门前的守卫看见太子殿下两人急忙迎上下跪问安,太子说声:“免礼。”便急入书房内了,因为此刻他看见肃严的气氛也不觉开始紧张起来,难道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吗?跨过门栏,抬头便见父皇手放身后,两只眼睛狠狠地顶着太子。太子殿下有些脚软,不过硬是强鼓勇气正视父皇的眼睛说道:“儿臣参见父皇!”“你还好意思见我!”皇上说道。“呵呵,不是你召我觐见的吗?”太子开始嬉皮笑脸起来。“你……”皇帝一时哑言。太子为了将气氛回转马上说道:“父皇,此次儿臣出门是有上天注定的缘故呀!”“喔,你又来你那套声东击西的手法了?”皇上暗暗得意看穿儿子的鬼主意,眼睛直视着太子。太子用神秘的神情悄悄说,:“父皇来,给你看样宝贝。”皇上看着儿子的样子又有些搞笑了,他挪动步伐转到太子身后朝着太子的师父顾守尘问道:“看来你的师父是亲自将你带出寻宝去了?”顾守尘连忙双手施礼回到:“请皇上恕罪,的确是在下陪同太子殿下一起出宫的,请皇上降罪。”“父皇,是儿臣硬要跟随师父的,此事不怪他。”太子急急说道。“哎呀,师徒情深呀!看来是有难同当咯。”皇上慢条斯礼地调侃道。旁边的护卫们忍不住低头笑了一下,太子很怕皇上责罚师父,赶快从怀里轻托出一个绸缎包来,粉色荷莲的缎布隐隐的透出光亮,五彩缤纷的轻柔。这时皇上还真有点震住了,手一挥,书房的守卫们出去一大半并将门窗全部关住,严肃把守在外。“呵呵,父皇,想看吧。”“别给我嬉皮笑脸的,你们的事稍后再说,别想逃避,快,看看!”皇上嘴上说着,心里到有些急不可耐了。守护将包裹轻轻的放到紫檀木的八仙桌上,皇上示意打开后,再将绸缎布缓缓地打开。刹那间一道七彩光芒傲然射出,如朝阳初升,又似落霞满天,仿如七彩虹桥从天而降,奇幻影化着耀辉的光辉,在场的所有人都惊讶在这震撼心魂的光芒里了。太子和他师父顾守尘也纳闷着这石头的显现,刚寻着时不是这么夸张吧,怎么此刻变得如此多娇了?半响,皇上示意守卫将此石马上包裹好并有人专门看护起来,放入内殿了。  皇上示意顾守尘和太子坐下说话,神情有些凝重地问道:“此石可知是什么石头呀?如此光怪陆离的!”顾守尘起身答道:“据在下所知应该是相传很多年前的五霞仙石,曾在蓬莱岛上出现过就没人看到了!”皇上若有所思道:”五霞仙?朕也曾有耳闻,但是这石并不象相传的那般模样,而是超越了五霞仙石之上的状态,它那光芒是能够入心而震慑心魂的猛烈呀!”太子殿下接着说道:“父皇,不管什么石头,我想用它来炼化成剑可否?”皇上听到此言猛地一惊:“炼剑,皇儿你要用此石炼剑?”太子狠点头回答。“你可知用剑之人一定要和炼剑的宝石必须有一种心灵相通的感应,如若不是属于你的利器必然伤到自己的,你师父没教过吗?”皇上非常说道。顾守尘又急忙起身答道:“皇上英明,不愧为习武之士,这些事情我在太子殿下习武之时就交代过了,如今殿下时机成熟,是开始有属于自己专配宝剑的年纪了!”“嗯,那你可认为此石皇儿能掌控吗?”“从寻得此石开始,在下就特意让殿下一人触碰,沾染他一人的气息,以看看他们是否接缘,在下发现此石在太子殿下的手上格外闪烁光辉灿烂,所以应该能相配相守,另外还要看看制出来后的感觉和反应了。”皇上起身踱步,缓慢说道:“下旨兵器部,用的材料、地界、水源历炼出剑,七七四十九天必出。”“领旨,在下这就去兵器部颁旨。”御林军头领答道。  时间飞快地过去,太子每天都在关心炼剑的消息和进程,今日,阳光照耀着窗竹,微风吹拂叶飘,轻轻地发出声响。太子独立殿内目光遥遥望向窗外那片竹子,心里有些焦虑宝剑的炼制。突然下人来报有兵器部的人求见,“快宣觐见。”太子急忙说道。只见一人身穿兵服而入,行过礼后说道:“太子殿下,兵器部炼制宝剑,在出关日出现奇事,该石光辉日淡,久不见光芒万丈,百般方式过后依然不见改善,恐怕还需太子殿下亲自出去迹沁雪山内查看。”“马上备马,前往迹沁雪山,通知我师父顾守尘相随。”太子立马启程。  风尘仆仆的快马加鞭,安珽杰心里万分担忧七彩石的状况,这石头怎么了,不会给炼坏了吧?迹沁雪山是一座有着世上纯粹神奇水源的一座山脉,皇家所有兵器和后宫佳丽们的头饰首饰及宫廷日用各品,都在此炼制出来,此山夜晚能够一夜白雪皑皑,白天日出后又可一日融汇入水,很是神奇的山脉。“太子殿下,在下恭候已久,请随在下进山。”一位士兵模样的人牵马立足山下,见到太子和顾守尘等数位随从说道。顾守尘答道:“请前面带路,我们随后。”整个山间响起了急促的马蹄声,震动着整个山脉的青山绿水,一草一木,一石一沙。而在同时,七彩石也灰暗的任由制剑士打磨着,因为它不见太子很久了,它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日益暗淡了,也是奇怪为何失去光彩,只是感觉自己心里有种失落和落寞感了,这可是种久违的感觉呀,似曾体会。此刻感应到一种急切的心跳声传来,它也越来越开怀起来,“你们来看呀,这剑发出光彩啦。”磨剑师大叫起来,所有的人都围观上来,这时安珽杰也正巧赶到,他拔开人群,有人看见太子殿下的到来叫出声来,全部的人都下跪请安。太子一手拿起七彩剑,高高的举起,那光芒无限的扩张开来,红、橙、黄、绿、青、蓝、紫七色交集着纠缠着,光彩夺目的如奇幻化影的神奇,由剑上向四面八方射出直飞入天。  女娲娘娘手持佛印安坐于座盘之上,内心突然感应到一丝微微震荡,手指一弹便心知肚明了,轻叹时机已到,看七彩石如何历练人间早归我佛之地吧!在看太子安珽杰将宝剑缓缓放下眼前细细观赏,这是一把什么样的宝剑呀,剑身一面刻有祥云起雾,龙隐云间,一面是荷花池水,波荡荷莲。手柄上却是如石头的图腾精美绝伦,太子爱不释手。猛然发觉他周围的人都是沉默的下跪,他才反应过来说:“免礼,免礼快起来。”“恭喜太子得此神剑,祝太子千岁千岁千千岁。”全部的手下都同声说道。此刻低头道贺的太子师父顾守尘却心里惦记着那把七彩神剑了,眼中闪过一丝贪婪的寒光,人哪,就是这么的变化无常,为了自己的私心能改变心性了。  “开始是谁说宝石日益黯淡的呀,怎么这不很耀眼吗?”太子殿下询问道。“回秉殿下,此时之前真的宝石是越来越黯淡无光,来时还是神彩翼翼的,可是就在殿下一来却突发奇彩了,可见殿下是真龙天子呀,万物都得为你臣服。”兵器部的手下讨好的回答道。“这剑是否已经可以出关了?今日我可否拿回!”“回太子,此剑还有一步了,还需太子殿下亲自动手。”“喔?还需如何?”“只需太子殿下作为此剑主人将剑带到不远的涉沁雪山的水源首发地,沁血入心湖边,将宝剑沐浴神水洗礼便大功告成了。”兵器部的头领一一告之。“马上启程沁血湖畔,我要将宝剑沐浴出山,与我共铸江山,生死相随!”安珽杰心里已经认定此剑为他的灵魂之物了,心里有无限的豪壮感,好男儿本色是为国除暴安良,国泰民安,护善良的臣民们幸福安康。国兴才民族兴,国强才民族强。就在起程的刹那,有个士兵模样的人来到太子的面前有话秉告,太子殿下很疑惑他准许他开口后,那话一出解释了安珽杰和他师父顾守尘的一个疑惑了。“秉太子殿下,在下从小听说女娲娘娘补天之时,天下掉下一快彩石,人们都相传至今,殿下手上的这把宝剑应该是七彩神石而制炼的!”语必便走入人群里了,等兵器部的人反应过来询问该人可是本部新招士兵时,无人认识。人群之外,苍天大树下迹沁雪山之神一笑而隐没不见。 共 16300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专科哪家好
云南哪家研究院治癫痫病
成年癫痫怎么护理
标签

上一页:刺猬4

下一页:选择62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