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安信息港

当前位置:

票代大战未了局中航信开局不利

2019/04/10 来源:广安信息港

导读

票代大战未了局:中航信“开局不利”次的短兵相接,以中航信的失败结束。尽管第三方机票平台与中国民航信息络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航信

票代大战未了局:中航信“开局不利”

次的短兵相接,以中航信的失败结束。

尽管第三方机票平台与中国民航信息络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航信”)大战还在继续,但战果已在业内揭晓。

7月28日,本报通过机票销售渠道证实,中航信清算外挂机票平台已近一个月,但是这些平台交易量却不降反升;另一方面,中航信自己的航信一站式平台依旧未见交易量相对稳定,未见大幅增加。

不过,掌握着全国民航信息的中航信可能不会轻易认输。

“渠道之争大打出手。”宁波一个机票平台负责人张杰(化名)表示。“中航信看中了票代市场的价值,名为清算违规外挂平台,实则是为自己的linkosky平台扫清障碍。”目前,张杰的机票平台还处于正常运营中。

从“口水战”到“游击战”

正值国资委着手整合央企之际。在缘份就是深深浅浅生活中的礼物中航材并入中航团体以后,依照保留行业前3的思路,作为六大航空业央企之一的中航信命运可能也会产生改变。

自从7月20日、21日中航信和中国百家机票平台联盟相继公然发文回应“封杀事件”以来,均持强硬态度的双方一直对峙。

随着中航信继续停机,机票平台和机票分销商已逐步转向“游击战略”。“中航信停了配置以后,我们的交易量反而是上升了。”张杰说。

他解释道,假设市场每天需要500万张,原来是10家平台在做,现在有2家被停机,由于市场交易量是存在的,并且是相对固定的,尤其现在还临近国庆中秋假期,这些交易量自然不会由于一个“封杀令”就平空消失,所以,被停机的两家平台的交易量会流向还活着的8家,这8家的交易量当然就会上升。

“由于中航信没法在一夜之间统一停掉所有第三方平台的配置,所以,就像打游击战一样,这家平台不行了,交易量再转去还在运行的平台,换个地方继续做。”他说。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第三方机票平台约有10万多家,其中,中航信承认有资质的,即得到航协认证的约有5000家。中航信提供给这些正规平台的终端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复制成多个使用,类似于盗版软件。因而,很多有资质的平台会把自己的终端复制,出售给无资质的黑代理。

按照中航信的标准,张杰的机票平台就是属于“黑代理”。他表示,自己的公司是合法的工商注册企业,只是没有获得航协认证。不过,中航信认为,正是这些黑代理扰乱了机票销售市场的正常秩序。张杰拒绝透露这一个月来他的平台交易量上升了多少。

近年来,第三方机票平台交易量一直占据着每日交易总量的一半左右,日成交金额在亿元。

当前被停的400多个配置都属于交易量靠前的几家机票平台,现在还有很大一部分交易平台还能正常交易。即使是被停了的平台,也会想办法重新活起来,比如,从有资质的代理那里买新的配置。或,利用某些技术手段“复活”原来的配置。不过,对此中航信亦有对策。从7月1日到9月1日之间,中航信不会再向外界发放新的配置,同时还会继续推进停机工作。

出局?

张杰表示很担忧,“现在还可以搞搞游击战,但这毕竟长不了,被赶出局不是没有可能。听说成立了百家票代同盟,但是这能起到甚么作用?民航业的市场化一直就是一桩奇闻。”

在中航信发布了《中国航(601111,股吧)信着手清算违规外挂机票销售平台》一文后,第二天,名为“中国百家机票平台联盟”行业组织也公开发文,逐一回应中航信的观点,并且表示,如果中航信有对外提供正式B2B分销的数据接口,同时不设置任何人为障碍,它们愿意依照中航信给予其他代理人的公道缴纳标准进行缴费。

这段时间中小票代两次与中航信交涉无果。本月5日和14日,多家机票平台与中航信有过两次会面,但是中航信的停机行动还在继续。

“打击黑代理不能一概而论。的确有欺骗旅客的无资质黑心代理。但是,也有很多虽然没有航协认证,但却是在老实做生意的合法企业。”张杰说。

近年来机票平台交易量不断增长,这说明第三方机票平台的存在是有意义的,这是市场的需要。在过去3年里,机票销售的上交易量及支付量每年都超过300%地呈几何倍迅猛增长。

当前,票代市场一致的观点是,第三方机票平台的存在有其市场价值,中航信此次的清算行动的确有欠斟酌。既然市场有需求,接下来这些机票平台必定不会消失,反而可能会转入“地下”。

实际上,如今看中了机票销售市场的并不只中航信和机票平台,在各大航空公司大力推广直销模式的背后,也是其争夺机票销售渠道的图谋。不过,当前对中航信和机票平台纠葛,另一个利益方的各大航空公司均未表态,统一保持观望态度。

小儿感冒药成分及作用
小儿感冒药该如何选择
小儿感冒药如何选择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