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安信息港

当前位置:

分拆貓眼美團的焦慮癥爆發

2019/05/02 来源:广安信息港

导读

去年已經獨立一次的貓眼電影,今年變著花樣又重新獨立一回,應該算是二次革命了。要說兩次獨立有什么區別的話,的區別就是沒有什么區分,以前都是

去年已經獨立一次的貓眼電影,今年變著花樣又重新獨立一回,應該算是二次革命了。要說兩次獨立有什么區別的話,的區別就是沒有什么區分,以前都是在鍋里,現在變到碗里了。鍋里碗里,都是在王興的手里。

这个时候宣布换帅、独立,应该不只是刷刷存在感,发发PR稿那末简单,背后还是有深意的。结合美团本身的业务情况,以及在O2O领域的发展问题,应该说,美团其实是有很强的焦虑意识。

一个焦虑就是,美团跟大众点评合并以后,依然还是在烧钱的状态,O2O这块烧钱是无止境的,恰好猫眼电影已经盈利了。把盈利的业务分拆出来,就可以不受烧钱的拖累,在资本市场可以获得不错的估值。美团现在两大核心业务,一个应该是外卖,一个就可以算电影了,从交易流水大致能看出来。

外卖现在还是在烧钱的,而且根本看不到头,百度说了要拿200亿来玩,现在应当还躺着很多现金。阿里巴巴也没有闲着,入股饿了么的消息落定了,将新口碑整合是早晚的事。美团还没到一槌定音的时候,面对百度和阿里巴巴的夹击,压力可想而知。当然,对于阿里来讲,左手拿着美团大众点评的股份,右手又扶持着饿了么+口碑,怎样都是这个市场的赢家,没有之一。

前些天同事在美团上点了一份外卖,商家的配送单上赫然写着“百度外卖、口碑外卖更优惠”,这句话背后已经泄漏出商家的心态了,美团的补贴玩的没有百度和口碑的狠,商家自然是愿意择良木而栖,“自干五”帮助其他平台吆喝拉客。窥一斑而见全豹,这或许是美团外卖尴尬之处,钱倒是撒出去了,但人心没笼络住,关键是这日子还根本盼不到头。

烧钱的外卖就不说了,说回到赚钱的猫眼电影。别看现在是赚了点钱了,但行业大势还没定,阿里、腾讯、百度虎视眈眈,阿里在电影的布局比猫眼大多了,从投资、制作、发行、票务一条龙全了;腾讯在这一块的布局也不小,去年把格瓦拉给整合进来了,在票务上一点也不弱于猫眼,当然还有企鹅影业、腾讯影业。对于猫眼来说,真是前有恶狼、后有猛虎。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外卖和电影两条线同时开战,美团该顾哪一头呢?肯定是外卖。对于美团来讲,双线作战是不可能的事,除非不要命了。猫眼电影能够盈利,其实是牺牲了市场,由于美团不敢补贴了。猫眼不搞补贴了,微票儿、淘宝电影还在补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市场份额被蚕食。这就是猫眼的尴尬,本来抢了个头,现在却可能被追尾了。

自然,分拆是为了融资,为了更好的融资,就必须做到盈利。我对于这个盈利其实是怀疑的,关键是看美团的账如何做。可以把亏损算到美团,然后把收入算到猫眼,锅里碗里的账目捣腾还是不难的,这是很多公司惯用的财技。不管是否是真的盈利了,美团都不敢再往电影烧钱,只能让猫眼自生自灭去了,否则外卖都可能不保了。固然,的赢家或许还是腾讯,左手拿着美团大众点评的股份,右手还握着微票儿+格瓦拉,两不耽误。

美团其实是一个勇士,在BAT的夹缝中求生,不容易。谁都不想得罪,谁都不想巴结,得罪了一片。这样一种处境,能不焦虑才怪。或许不用多久,更多的业务会被分拆出来,这几乎是可以看得到的。

=======================

挨踢客(公众号: aitike521)河豚品牌创始人,WeMedia联盟成员,中国公共关系协会会员,移动电商实践者,女性消费研究者,曾经营销和公关从业者,现在以苦作乐的创业者,永远十八岁的处男座。

林彪赢得毛泽东信任获得巨大成功的原因
天下红遍江山靠谁守毛泽东五次拟定接班人真
揭秘哪位开国功臣被毛泽东点名不可救药
标签